要说惨,谁能有张益唐惨?

张9岁时就知道费马大定理和哥德巴赫猜想,并迷上了数论。他甚至在小学三年级就独立证明了勾股定理。

他是北京大学数学系78级公认的最强学生。完成硕士学位后,他留在学校教了一个学期。

据他自己说,在北大读书期间,他独立证明了一个数学猜想,后来发现国外已经发表了相关证明论文才放弃。

1985年,在北京大学校长丁的推荐下,张以公立学校自费留学生的身份来到美国留学,并在普渡大学与台湾省的导师莫宗健一起学习了7年。

可悲的是,张博士期间在做雅可比猜想,本来是做出来的,但他用了莫宗健的一个重要结果作为引理。当他最终提交期刊审阅时,发现莫宗健的结果有问题,所以他自己的论文不成立。虽然因为在文章中做了大量的工作而被授予博士学位,但莫宗健觉得自己在整个学术界都很丢脸,所以没有给他写推荐信,张甚至没有申请博士后。当时随着苏联解体,大批苏联数学家涌入美国,张毕业后失业。

之后,他去上班,卖汉堡,当收银员。很难想象一代数学精英人才被迫生活在市场上,几年来陷入了在餐馆打零工甚至在车里过夜的窘境。

我看到一些关于张说“他在地铁三明治店工作”的新闻...那是地铁吗?

“他(莫宗健)没有给我写推荐信,所以我多年没找到工作,最后流落街头...后来,我帮助人们煮食物和饮料”。张对说道。

之后,张坚持数学研究,努力谋生。

北大的学生为说起他感到惋惜,于是在1999年,两个同学推荐他在新罕布什尔大学找了一个临时教师的职位教微积分。他于2005年成为一名全职讲师。直到58岁,张还满足于做讲师,甚至从来没有试图主动为任何事情争辩。数学界可能已经忘记他了。恐怕只有他自己知道他还没有丢数学。有太多的问题需要思考。历史上从未被打破的每一个数学猜想都可以尝试。他必须筛选出有趣的问题,并希望能提出来。

2012年7月3日,国庆节的前一天,张正在科罗拉多州看望他的朋友。几个月前,因为儿子要上高中,请张帮儿子学微积分。

张总是在课后小睡一会儿。他经常喜欢在住所的后院散步。正如广漆所说:“我们住在山里,不时有小鹿出来,他抽烟,看鹿。没有鹿的时候,他只是静静地走着,思考着。”7月3日,他茫然地走了大约半个小时,突然有了一个解决“素数有界性”问题的想法。就在这时,张意识到自己可以解决问题了。之后,他完成了他的代表作《素数之间的有界间隙》,并花了几个月的时间添加一些细节来系统地检查论证过程的每一步。

张研究素数的有界性,这与著名的孪生素数猜想密切相关。素数的有界性是指有无穷多对素数,它们的大小之差不超过给定的常数。张证明了这个常数可以小于7000万,而孪生素数猜想则意味着这个常数至少可以是2。虽然与2.7亿相比是一个巨大的数字,但这是第一次有人正式证明有这样的上限。从无限到7000万,这是从无限到有限的突破。

早在2005年,GPY方法“横空”的诞生就让人们意识到,从孪生素数猜想出发的第一次突破似乎就在眼前,距离最后的历史性一步似乎只有“一根头发”了。

2008年,美国数学研究所邀请包括张后期论文审稿人Ivannik在内的研究“双素数猜想”的数学家,举办了为期一周的“双素数猜想”证明研讨会。与会数学家经过反复讨论和尝试,悲观地认为在现有条件下孪生素数猜想不可能有突破。

好在张当时没有资格被邀请,并不知道。

2013年4月17日,他没有告诉任何人,默默地将这篇论文提交给了最负盛名的学术期刊《数学年鉴》。

这本期刊从投稿到出版通常需要一年的时间,但这一次,在短短的三周内,这篇文章就被评审通过,创造了《数学年鉴》130年来最快的记录。当张听说文章收到后,他打电话给妻子关注最近的媒体报道,说:“你会在上面看到我的名字”,然后妻子回答说:“你喝醉了吗?”。

文章收到的消息传到了新罕布什尔大学,数学系告诉张,他不需要教书,因为各种邀请会接踵而来,他没有时间再教书了。他的工资会涨,职位会变。只有部门的秘书老太太问,张会给部门的饮水机换水吗?

论文发表后,张对找到低于7000万的下限不感兴趣。他认为这只是一个技术问题,一种体力劳动。但是在张发表一周后,世界各地的数学家开始争夺最小的数。其中之一就是我们的陶艺之神陶哲轩,他建立了一个“多面运动”项目来刷这个下限。听说这个下限目前已经刷到246了。题外话,陶哲轩可能在这个搬砖问题上花了太多精力。很多人觉得这是对他才华横溢的头脑的浪费。唉,只能说他幸福。

据其他数学家介绍,张现在正在研究朗道-西格尔零猜想。“很多人都试过那个问题。”伊万尼克说:“他是一个思想独立的人,做事毫不拖延。如果朗道-西格尔的零点猜想再用十年,他会很高兴的。除非你解决了一个已经解决的问题,或者解决方案从一开始就很明确,否则你在大多数情况下都会被卡住。但是张不在乎果酱的长短。”

像张这样喜欢挑战难题的数学家并不多见。追求终身制需要学者经常发表论文,这通常意味着将研究范围缩小到特定领域,而张对此并不感兴趣。他似乎不想和其他数学家竞争,也不不满只是当了几年普通老师,因为同龄人的数学家都是教授。

在熟悉他的人中,没有人认为他适合当终身教授。"我认为他的方法非常聪明。"纽约大学的丁洋说:“如果你成为一名优秀的微积分老师,学校会非常依赖你。你便宜又靠谱,学校没理由开除你。在这个岗位工作几年后,你会对它很熟悉,有足够的时间去思考其他问题,只要你对自己的生活水平没有很大的要求。当然,也有人试图担任非终身制的职位,但通常这些人资质平平,性格古怪,生活拮据,不喜欢解决问题,但张不是。”

当被问及哈代关于“数学家和年龄”的结论时,张说:“这可能不适用于我。我还有直觉,我还有自信,我还有其他的愿景。”

PS:这是张老师2018年来南方科技大学讲课的照片。我正要午休,突然发现了关于他演讲的信息。于是我在出发时间前20分钟冲出卧室,跑了1.5公里,及时赶到,成为了“挤得水泄不通的房子”的一员。我好像忘了我的合影,嗯……...

讲座前:

后来来的人太多了,张老师让大家直接沿着站台坐在地上:

参考文献:

zh.wikipedia.org/wiki/张益唐

张讲堂解析孪生素数之谜。

谢鼎:隐士张。

http://ppwwyyxx.com/2013/Yitang-Zhang/

张传奇:逆境中的数学人生(图)。

张,于(2014)。素数之间的有界间隙。《数学年鉴》,179(3),第二辑,1121-1174。从http://www.jstor.org/stable/24522787取回

《纽约客》采访了中国数学家张。他取得了什么成就?

https://www . new Yorker . com/magazine/2015/02/02/追击-美丽

上一篇:博士文章翻译    下一篇:博士毕业去普通二本高校当老师,以后科研事业就毁了吗    

Powered by 每日精品国产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

2013-2021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