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态是一个高度依赖数据积累和平台设备的行业。当然,没有文章,当然不代表有独立的科研能力。但是,很多文章并不代表他们有很强的科研能力。在生态学领域,发表的文章数量确实是一个弱指标。

生态从业者水平有三个硬性指标。

1、文章。

和《自然》,PNAS,生态学领域的十二种主要期刊(生态学快报,生态学与进化趋势,全球变化生物学,美国生态学会的四种主要期刊,英国生态学会的三种主要期刊,全球环境变化,生态经济学)。能够在这些期刊上独立写作发表,基本说明学术能力已经达到了一定的水平。

为什么突出生态经济学,因为产业生态学是十年来生态学领域最有前途的学科之一。在产业生态学中,最能检验基本功的是生态经济学。

之所以突出全球环境变化,是因为更高层次的生态是意识形态的形成和输出。GEC是生态环境领域意识形态的主战场。中国每年出版的GEC数量几乎是1-2本。相比之下,中国人发GCB的频率更高。生态学和进化的趋势是一样的。

值得指出的是,生态学是期刊无法评价的领域。生态学是一个有许多分支的大领域。在某些领域,中国学者已经有了很大的话语权;在某些领域,中国学者还很薄弱。国内的顶级论文很多,其实都是简单的跟随国外的理论和实验,利用中国独有的主题,搭上国外大佬的便车。但国内很多顶级论文都完成了自己独特的理论构建,由国内学者独立完成,被很好地引用。这两种论文不能比较。现在我国的后一类论文越来越多,可以说后一类论文是争取优异成绩的入场券。

评价一篇文章,一定要看文章本身有没有实质性的、长期稳定的贡献。一篇优秀的论文必须同时做到:1。是否有理论突破和理论贡献。2.实验和分析方法是否有创新。3.结果和发现是否新颖。4、在学科发展的背景下,是否起到承上启下的作用。这四点与期刊的影响因素无关。需要等10年再做事后评估。我们经常发现,生态学的一个分支,在全球范围内,10年可能有2-3篇文章,这是真正的突破。英美学者也在《科学与自然》上发表了许多错误的生态学论文。比如美国宇航局基于砷的遗传信息的例子。

2.资金。

中级以后没有要求;积累200万资金到次高水平。积累1000万级资金到正高水平。1000以上是大小帽子的要求。其中,国家项目、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和科技部重点研发的含金量最高。目前生态学家还是很公平的。如果有好的文章,他们基本上可以有资金。

3.产品和政策。

如果市场上没有实际的产品,产品取决于利润。或者一些政策建议已经被省级以上政府采纳。其中副国级以上领导的批示含金量最高。目前,中国科学院地理研究所、中国科学院生态环境中心和北青的学者在这方面表现最好。南方大学在产品方面表现不错。

三个条件的结合就是强校中的高中,弱校中的系主任。如果这三个条件都是拔尖的,你就是中国之王。

所以在生态学领域,没有看到具体的论文真的很难说什么。对于一个刚毕业的博士来说,独立拿钱的能力还没有得到证明。这时,高校只能看这个人,他是否生来就成了更好的主人。出身好,意味着可以把自己的嫁妆带到新单位,可以有一点钱。或者可以证明自己是博士后,在博士后期间获得自然科学青年基金。侯波基金不那么有说服力。当然,如果你能从企业拿到25万元并支付账户,会比拿青年基金更有说服力。

至于生产技术和高端政策建议的能力,现在高校普遍不在乎。然而,生态从业者走得更远是非常重要的。没有实际的输出,学科和每个从业者都没有未来。

最后,在生态领域,年龄越大越有价值。目前能保持拿钱能力的50岁才是最有价值的。生态是一个严重蚕食生命复利的领域。50后学者完成积累,进入实现阶段,对单位立竿见影的贡献最大。全世界都是这样。被挖走的最严重的学者是50后学者,他们保持着拿钱的能力,年龄在60-70岁之间。

年轻人确实需要为进入这一行做好充分的准备。这条线是马拉松,有很长的人生积累。

上一篇:博士后副教授任街道办副主任,体现了我们制度的优越性    下一篇:博士文章翻译    

Powered by 每日精品国产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

2013-2021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