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语中有“『JKビジネス』”一词,JK是日本女人Joshi Kosei的缩写,ビジネス是英文Business的直译,意思是JK economy,意思是以高中女生为卖点。

相信大家对“Aiding”这个词并不陌生,它是上世纪90年代末日本流行的高中女生提供有偿性服务的模式,被认为是JK过往经济生活最典型的代表。

当时,援助和传播问题成为媒体关注的重大社会问题,引起了巨大的轰动。后来随着各种新法的完善和警方的严厉打击,这种直接为高中女生提供性服务的赤裸裸的模式逐渐淡化。此外,因为提供这种服务而发生的违法侵权案件很多,很多高中女生都意识到了它的危险性,不敢再试。

没有生意,没有伤害。

这个支撑日本男人,尤其是中年以上男人的巨大市场,永远不会消亡。它开始改变各种模式,和日本警察打太极,玩猫捉老鼠的游戏。

进入21世纪后,以日本高中女生为卖点的各种JK经济体层出不穷,愈演愈烈,逐渐再次成为日本社会的焦点和警方全力打击的目标。

大约在2006年,一家名为『JKリフレ』的新型商店出现在东京秋叶原。高中女生在简单封闭的地方提供一些简单的身体按摩服务,客人可以在和高中女生聊天调侃的同时进行亲密的身体接触。

这种模式很快在30-50岁的日本男性中流行起来,店铺迅速扩展到新宿、池袋等地区,然后蔓延到全国。

这项服务一般30分钟收费4000日元(约250元人民币),点名收费1000日元(约60元人民币)。

个别高中女生还提供隐性服务,额外收费。

好景不长,这种模式很快引起了日本警方的注意。最后,在2013年,以违反《劳动标准法》为由,将其彻底取缔。

野火烧不灭,春风吹又能起死回生。

JK的经济很快就以魔术般的手法卷土重来,形式更加多样,打击难度加大。

“JK看学CLUB”的服务内容是高中女生穿内衣站在玻璃橱窗里供人参观,大概3000日元(约200人民币)30分钟。如果客人喜欢一个女生,可以加钱让她出来,然后直接偷看女生裙子里面。

在「JK看学CLUB」的基础上,「JK作业」允许高中女生穿内衣、折纸、做一些饰品。男士可以付费参观,40分钟大约5000日元(300多元人民币)。有些地方还提供隐蔽服务,比如用纸亲吻高中女生,闻女生脚丫的香味。当然,钱必须到位。

“JK措应晖”就是让高中女生做一些害羞的动作,然后为日本中年大叔拍照。

“『JKお ぉぉぉぉぉぉ”服务是一种陪伴服务。高中女生补偿叔叔们唱卡拉ok、公园散步、一起吃饭等。,才能拿到报酬。价格一般30分钟5000日元左右(300多元人民币),一小时8000日元左右(500多元人民币)。想拍照要加1000日元(约60人民币),想牵手要加钱,约1500日元(约100人民币)。

当然,这种陪玩服务也有延长线。隐藏服务类似于帮助朋友,约定一个地方,然后去LOVE HOTEL。

……

这一系列以高中女生为卖点的服务,成为日本高中女生从事卖淫的温床。一旦被发现,他们将成为警方严厉打击的目标。

当然,这些服务虽然都叫JK,也就是高中女生,但它们的实质性范围要广得多。去JC(女中学生)和去JD(女大学生),很多女生都因为这样或那样的原因走上了这条赚钱的道路。

近年来,借助推特等匿名社会网络和网购的进一步渗透,JK经济出现了更时尚的模式,不仅更安全,而且更赚钱。

这一次,关键词变成了“JK り仔”(JK小卖家)。这是一群以推特为中心,在网上出售内衣、内裤、袜子、牙刷等贴身衣物,甚至出售口水和尿液的年轻女孩。

打开日本推特,输入关键词#JK,搜索结果基本都是卖这些物品的高中女生的推文。

日本高中女生小卖家们在推特上晒出自己想卖的贴身物品,然后标上价格,甚至还会晒出自己的一些信息和照片,以供卖家YY。日本高中女生的小卖家在推特上晒出自己想卖的个人物品,然后标注价格,甚至晒出一些自己的信息和照片给YY卖家。

想买的日本大叔通过推特私信功能联系这些小卖家,然后给出已经上架其他二手网站或者C2C网站的产品链接。这些不正常的叔叔付钱购买,然后等待邮件到家。

这个过程可以说是完美的。匿名销售避免了买卖双方见面,从而避免了见面时被侵犯、被跟踪的风险;资金通过交易网站直接进入账户,避免了跳票拿不到钱的风险。

太棒了!

这些贴身衣服的市场价是多少?我们可以很容易地通过推特找到他们的价格。

内裤需要200左右RMB,胸衣需要200左右RMB,丝袜60RMB左右,袜子需要100RMB左右,用过的姨妈巾需要快200块钱RMB。内衣200元左右,文胸200元左右,丝袜60元左右,袜子100元左右,用过的月经巾200元左右。

……

甚至唾液60元(15mm),尿液一次200元左右。

这个价格对于日本高中生来说可不是一笔小数目。

一位接受日本媒体采访的高中女生,在10个月内卖给了90多人,赚了120多万日元(5000人民币)。

她说她从来没有想到她能这么容易赚到这么多钱。

当然很多变态大叔会提出很多额外的要求,大部分都是变态的想法,就算你加再多钱,也要满足你的偏执。

在日本买卖JK的这些个人物品,最重要的要求就是一定要穿破,一定要有狐臭。

很多日本变态大叔怕女生的假,就拿了一些没穿过的衣服就跑了。他们想当面交易,当面摘下,一手交钱,一手交货。

一位接受采访的日本高中女生告诉记者,如果她亲自摘下来送给对方,那么“摘下来”需要加3000日元(180多元人民币)。如果对方当场要魏紫,想自带体液,需要加2000日元(120多元人民币)。

但是见面就意味着增加了太多未知的风险。

很多高中女生拒绝见面和交易,但是很多高中女生为了赚更多的零花钱,愿意去冒险。

受访高中女生表示,有时会被对方拍到,所以见面时一般都会戴口罩;有时候还有更进一步的要求,比如只要和对方一起去,保证不做伤害自己的事情,就可以得到20万日元的小费(12000多元人民币)。然后她真的和对方去了车上,然后突然她不得不脱下衣服,摸摸自己的身体。她吓哭了,对方停下来扔给她20万。

记者问,如果你被强奸了,你敢报警吗?

高中女生说:“我不敢,怕我爸妈和学校知道。”。

JK的经济有巨大的市场,所以会改头换面,一直在偷偷进行。一些有特殊爱好的中年男性(多为30-40岁的中年大叔)是主要买家。换句话说,这些人大多是不正常的。

据简单估算,JK经济仅在东京,市场规模约800亿日元(2016年)。调查显示,东京约9%的高中女生听说或见过同龄人开展JK经济活动。

日本警方想严厉打击,但高中女生卖这些东西并不违法。

违法的人就是买这些东西的人。

2018年8月,东京都警察局将一名48岁的公司员工送去检查。5月6日,在他的车上,他让一名高一女生脱下内衣,用1.6万日元(约1000元人民币)买下了女生的内衣和口水。

据警方称,该男子在10多年里向高中女生购买内衣约10次。

据日本媒体报道,从事JK经济的高中女生可能存在家庭问题,如贫困、家庭暴力、缺乏父母关爱等。,但有些女孩只是想赚更多的零花钱,买自己想要的东西。

虽然日本媒体和政府一直在呼吁和宣传教育,但我们不知道效果如何。

令人惊讶的是,即使在这一刻,如果你在日本推特上搜索一些关键词,JK经济和青年黄暴的内容仍然太多,无法衡量。

你好。

我在微信官方账号的日语学生证:japankon或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欢迎加入日日共享交流微信群请添加管理员微信ID mixiliuxue001后拉进群。

上一篇:卖了肾会怎么样    下一篇:卖出20亿颗芯片,国产芯片迎来“猛兽”,打破ARM技术封锁    

Powered by 每日精品国产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

2013-2021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