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心理学的角度来说,当我们买新东西的时候,我们会暗示过去已经过去了,未来会更好。这里用的概念叫“重生日”。

我上小学的时候,是80年代初。当时,我国刚刚开始改革开放。在街上买早餐很隆重。9月1日早上,我奶奶会去街上给我买早餐,因为今天是开学第一天。

开学第一天和生日有什么相似之处?事实上,一年365天中的任何一天都可能具有相同的属性。这些日子的俗称是“重生日”。

心理学家称这样的一天为“新心理时代的起点”,标志着新的人生阶段的开始。发现这几天人们重启的动力很大,非常适合开始追求一个目标。这样的日子有两种,一种是社会总时间表上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日子,比如建国日、新年第一天、每周一,甚至是9月1日的开学日;另一个是特殊的个人约会,是个人经历变化的重要时刻,比如生日、认识爱人的第一天、结婚纪念日、重大手术日期、孩子生日、入职第一天、退休第一天、分手第一天等。

《心理新时代起点》是拆分心理时间账户的里程碑。我们以这一天为界,把过去和未来放入不同的心理时间账户。心理新时代有两个功能:

首先,它代表一个时期的结束,把过去的日子放入一个结束的心理时间账户,告别过去(戴等,2015);

第二,它代表了一种新的心理时间账户的开始,它将人们的“视线”从现在移开,帮助人们展望未来(戴等人,2014)。

心理新时代,有点重生。你可能不信,“这只是一天,重生的想法就这么容易开始。”是的,我们太容易被“重生”这个概念打动了。

许多实验证明,“相信重生”开始了。我来介绍一个(如果对实验过程感到厌烦,可以直接跳到下一张图):

研究人员在网上招募了454人,大约50名男性和50名女性,并告诉他们在完成调查后将获得1.25美元(你没听错,这真的很便宜,美国机械土耳其人网站可以找到)。我们正在谈论的实验包含在这项调查中。由于问卷中有24人没有通过注意力测试,最终他们用430个样本进行了分析验证。

起初,这些人被随机分为三组:重生可能组、重生不可能组和对照组。实验组的操作方法是让受试者阅读《今日美国》(USA-Today)中某一页的文章(USA-Today是美国唯一的彩色全国性英文日报)。注来源:百度百科),需要三分钟。

事实上,这篇文章是实验者自己编辑的,但不是虚构的。所用的故事和观点都有其来源。文章首先描述了生活中的各种困难,如信用卡违约、节食减肥、犯罪行为等。这些描述会抑制一个人对重生能力的感知。

如果被试进入“重生可能组”,TA看到的文章标题是“重新开始是可能的”。在描述了生活中的困难后,文章讲述了几个业余爱好者克服各种困难,迎来新生活的故事。如果被试进入“不可能重生”组,Ta看到的文章标题是“重新开始是不可能的”。文章在描述了生活中的困难后,引用了一些统计数据作为证据,比如摆脱债务的人所占的比例,以及刑满释放后开始新生活的人所占的比例,这些都说明重生太难了。如果受试者进入对照组,他们将不会阅读任何文章。

这些研究人员开发了一个名为FSM的心理测试量表,其中包含六个问题(也就是我一开始让你回答的六个问题),用来衡量人们“重生思维”的强度。他们要求受试者在看完报纸后填写这个FSM。

然后,他们告诉受试者,还有另一个不相关的研究任务需要帮助。这是一家想要测试产品的太阳镜制造商的广告诉求。广告中的男女主都戴着墨镜,上面写着“新造型,新你”的标语。参与者被要求回答他们看到广告后对广告的态度,他们想买多少太阳镜,他们愿意为太阳镜支付多少钱。

在调查之前,受试者被告知实验者正在为“流浪青年希望工程”募捐。请看看这个项目的方案。每个参与者实际上都随机看到了两个方案中的一个。这两个方案分别是:重新安置方案(代表“强转型重生方案”,意思是这些无家可归的年轻人可以通过地理重新安置开始长期的新生活)和今日家园方案(代表弱转型渐变方案,意思是为无家可归的年轻人提供短期住宿,帮助他们暂时渡过难关)。受试者看完节目后,要回答是否愿意为节目做贡献。

数据分析首先证明了“重生可能组”和“重生不可能组”在FSM上的表现不同,前者明显更强。这说明,仅仅一份报纸报道就能启动人们的“重生想法”。

随后的数据分析证明,“重生可能性组”对那副墨镜的广告态度更积极,更愿意购买,也更愿意付出。此外,密克罗尼西亚联邦可以有效预测人们对安置方案的捐赠意愿。当FSM高的时候,人们更倾向于用安置来帮助无家可归的青年长期开始新的生活。

这个实验,连同其他几个反复得出相同结论的实验,都表明FSM是可以被环境影响而改变的,这是一种可变性强、容易激活的信念。

重生理论的存在证明,虽然日历是连续的,但人们生活中的日子在心理感受上并不是连续的,而是被一些里程碑式的日期分割开来的。节奏、氛围、心情、目标,每次都可能完全不同。简单来说,过去和未来被这一天分开了。像这样:

心理学家认为,重生意味着人们会将不同的时间段放入不同的心理时间账户(Rajagopal和Rha 2009),不同心理账户的时间是可以分开的。

这只是表象。重要的是,我们的自我意识可能会在“心理新时代”的第一天发生变化。研究人员发现,面对同样的问题,我们往往会在同一心理时间账户中做出一致的选择,也就是说,一个认为自己无法减肥的人,会在同一心理时间账户中继续这样认为。但是,在新的心理时间账户时期,人们会更容易做出新的判断。前一阶段的失败并不意味着下一阶段的失败。

这有什么用?非常有用,尤其是当我们觉得自己做不到的时候,我们特别需要:

如果我们失败了,失恋了,犯错了,或者失去了风度,那么我们的自我效能感就会被大大地挫伤,从而大大地削弱了我们追求新目标的动力(什么是自我效能感?这将在后面解释)。所以,想要追求自己的目标,就要放下曾经失败过、失去过爱情、犯过错误、发过脾气的自己。

时间无法逆转,但幸运的是我们有了一个新的心理时代。

使用 App 查看完整内容

目前付费内容完整版仅支持在App中查看。

??App 内查看

从心理学的角度来说,当我们买新东西的时候,我们会暗示过去已经过去了,未来会更好。这里用的概念叫“重生日”。

我上小学的时候,是80年代初。当时,我国刚刚开始改革开放。在街上买早餐很隆重。9月1日早上,我奶奶会去街上给我买早餐,因为今天是开学第一天。

开学第一天和生日有什么相似之处?事实上,一年365天中的任何一天都可能具有相同的属性。这些日子的俗称是“重生日”。

心理学家称这样的一天为“新心理时代的起点”,标志着新的人生阶段的开始。发现这几天人们重启的动力很大,非常适合开始追求一个目标。这样的日子有两种,一种是社会总时间表上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日子,比如建国日、新年第一天、每周一,甚至是9月1日的开学日;另一个是特殊的个人约会,是个人经历变化的重要时刻,比如生日、认识爱人的第一天、结婚纪念日、重大手术日期、孩子生日、入职第一天、退休第一天、分手第一天等。

《心理新时代起点》是拆分心理时间账户的里程碑。我们以这一天为界,把过去和未来放入不同的心理时间账户。心理新时代有两个功能:

一是代表一个时期的结束,把过去的日子放入一个结束的心理时间账户,告别过去(戴等,2015);

第二,它代表了一种新的心理时间账户的开始,它将人们的“视线”从现在移开,帮助人们展望未来(戴等人,2014)。

心理新时代,有点重生。你可能不信,“这只是一天,重生的想法就这么容易开始。”是的,我们太容易被“重生”这个概念打动了。

许多实验证明,“相信重生”开始了。我来介绍一个(如果对实验过程感到厌烦,可以直接跳到下一张图):

研究人员在网上招募了454人,大约50名男性和50名女性,并告诉他们在完成调查后将获得1.25美元(你没听错,这真的很便宜,美国机械土耳其人网站可以找到)。我们正在谈论的实验包含在这项调查中。由于问卷中有24人没有通过注意力测试,最终他们用430个样本进行了分析验证。

起初,这些人被随机分为三组:重生可能组、重生不可能组和对照组。实验组的操作方法是让受试者阅读《今日美国》(USA-Today)中某一页的文章(USA-Today是美国唯一的彩色全国性英文日报)。注来源:百度百科),需要三分钟。

事实上,这篇文章是实验者自己编辑的,但不是虚构的。所用的故事和观点都有其来源。文章首先描述了生活中的各种困难,如信用卡违约、节食减肥、犯罪行为等。这些描述会抑制一个人对重生能力的感知。

如果被试进入“重生可能组”,TA看到的文章标题是“重新开始是可能的”。在描述了生活中的困难后,文章讲述了几个业余爱好者克服各种困难,迎来新生活的故事。如果被试进入“不可能重生”组,Ta看到的文章标题是“重新开始是不可能的”。文章在描述了生活中的困难后,引用了一些统计数据作为证据,比如摆脱债务的人所占的比例,以及刑满释放后开始新生活的人所占的比例,这些都说明重生太难了。如果受试者进入对照组,他们将不会阅读任何文章。

这些研究人员开发了一个名为FSM的心理测试量表,其中包含六个问题(也就是我一开始让你回答的六个问题),用来衡量人们“重生思维”的强度。他们要求受试者在看完报纸后填写这个FSM。

然后,他们告诉受试者,还有另一个不相关的研究任务需要帮助。这是一家想要测试产品的太阳镜制造商的广告诉求。广告中的男女主都戴着墨镜,上面写着“新造型,新你”的标语。参与者被要求回答他们看到广告后对广告的态度,他们想买多少太阳镜,他们愿意为太阳镜支付多少钱。

在调查之前,受试者被告知实验者正在为“流浪青年希望工程”募捐。请看看这个项目的方案。每个参与者实际上都随机看到了两个方案中的一个。这两个方案分别是:重新安置方案(代表“强转型重生方案”,意思是这些无家可归的年轻人可以通过地理重新安置开始长期的新生活)和今日家园方案(代表弱转型渐变方案,意思是为无家可归的年轻人提供短期住宿,帮助他们暂时渡过难关)。受试者看完节目后,要回答是否愿意为节目做贡献。

数据分析首先证明了“重生可能组”和“重生不可能组”在FSM上的表现不同,前者明显更强。这说明,仅仅一份报纸报道就能启动人们的“重生想法”。

随后的数据分析证明,“重生可能性组”对那副墨镜的广告态度更积极,更愿意购买,也更愿意付出。此外,密克罗尼西亚联邦可以有效预测人们对安置方案的捐赠意愿。当FSM高的时候,人们更倾向于用安置来帮助无家可归的青年长期开始新的生活。

这个实验,连同其他几个反复得出相同结论的实验,说明FSM是可以被环境影响而改变的,这是一种可变性强、容易激活的信念。

重生理论的存在证明,虽然日历是连续的,但人们生活中的日子在心理感受上并不是连续的,而是被一些里程碑式的日期分割开来的。节奏、氛围、心情、目标,每次都可能完全不同。简单来说,过去和未来被这一天分开了。像这样:

心理学家认为,重生意味着人们会将不同的时间段放入不同的心理时间账户(Rajagopal和Rha 2009),不同心理账户的时间是可以分开的。

这只是表象。重要的是,我们的自我意识可能会在“心理新时代”的第一天发生变化。研究人员发现,面对同样的问题,我们往往会在同一心理时间账户中做出一致的选择,也就是说,一个认为自己无法减肥的人,会在同一心理时间账户中继续这样认为。但是,在新的心理时间账户时期,人们会更容易做出新的判断。前一阶段的失败并不意味着下一阶段的失败。

这有什么用?非常有用,尤其是当我们觉得自己做不到的时候,我们特别需要:

如果我们失败了,失恋了,犯错了,或者失去了风度,那么我们的自我效能感就会被大大地挫伤,从而大大地削弱了我们追求新目标的动力(什么是自我效能感?这将在后面解释)。所以,想要追求自己的目标,就要放下曾经失败过、失去过爱情、犯过错误、发过脾气的自己。

时间无法逆转,但幸运的是我们有了一个新的心理时代。

上一篇:单身的小女生对号入座喽 看看你是哪个颜色性格    下一篇:单身食谱    

Powered by 每日精品国产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

2013-2021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