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4月,纽约金融危机开始显现迹象,股价下跌21%。然而,就在华尔街第五大投资银行贝尔斯登倒闭一周后,一家名为CRU的高档餐厅依然充满了欢声笑语。

一场世界闻名的葡萄酒拍卖会正在这里举行。

图片来自网飞纪录片《酸葡萄》。

拍卖的主持人是约翰·凯·本,他是世界上最大的葡萄酒拍卖行Acker Merrall & Condit的所有者。他一边喝着起泡酒,一边在侃侃聊天。在他的精心设计下,名人和富人的竞价游戏变得像婚礼一样快乐。

领导们在圆桌会议上喝了会场提供的大量豪华葡萄酒。在酒精的作用下,几十万笔交易的千锤百炼,一次又一次将气氛推向高潮。

下一秒,只见约翰·凯·本清了清嗓子,郑重邀请了本次拍卖的“主角”——一批来自法国勃艮第彭佐酒庄的顶级老酒,每瓶相当于普通人好几年的工资。

正在这时,会场后面传来一个铿锵的声音:“这不是我的酒!我要求他们被移除!”

当他们回头看时,发现说话的人是彭佐酒厂的老板劳伦特·彭佐。他站着,银白色的头发和胡子,因为愤怒而不停地颤抖。

网飞纪录片《酸葡萄》生动地描述了这一戏剧性的场景,但你会发现这并不是最令人惊讶的时刻。

正是这一幕预示着史上最大的酒类诈骗案即将被揭露,其始作俑者是一位曾经在美国名人圈打转的中国“富二代”-

鲁迪·库尔尼亚万(鲁迪·库尔尼亚万)。

他的故事刷新了我们对人性的认识。

中国“富二代”在名人圈里玩。

当西装革履、精英长相的男人们面对镜头,教普通人如何入手年度最佳葡萄酒,略带傲慢地说“如果还买不起,就喝啤酒吧”时,每个人都能感觉到自己就是美国人口中的“有钱又闲”的有钱人。

他们有很多钱购买豪车、豪宅、艺术品和奢侈品,但在那些年,榜单上还有另一个名字——顶级葡萄酒。

对于名人来说,酒已经超越了它的饮用价值,成为了地位和地位的象征。作为有钱人,如果不在家里养几瓶好酒,简直就是玷污自己的名声。

正是在这种氛围下,名酒拍卖会,甚至富人品酒会应运而生。

有钱人,身价不菲,自称爱酒,甚至还成立了一个小的葡萄酒爱好者团体,这个团体有一个奇怪的名字——“努汉”。

成员们一年开八次会,轮流招待主人。如果主人在任何一年都没有尽职尽责地拿出最好的酒和你分享,就会招致别人的“愤怒”和被踢出团体的可能。因此,他们取了这样一个组名。

价值10-20万的名酒在这样的聚会中消费,成为有钱人的专属享受。

瘦骨嶙峋的印尼华人鲁迪·库尼亚万(Rudy Kuniawan)起初在愤怒的汉族团队中只是一个不起眼的角色。

他很瘦,个子不高,总是戴着一副黑框眼镜,而且他的气质很温柔,像一些大学生。

然而,没有人知道他的真实身份和来历。

认识鲁迪的名人总认为他可能是一个神秘的东方富豪家族的后裔。有一个管理家族企业的继承人兄弟。他年轻时在美国学习,靠家人给的巨额零花钱生活。

但可以肯定的是,鲁迪一定是一个超级有钱的葡萄酒爱好者,因为他在葡萄酒上花了那么多钱,连美国的富人看了都会觉得目瞪口呆。

可以说,鲁迪的长相符合所有西方人对远东神秘富豪的幻想。但真正让鲁迪打满整个圈子的是他惊人的天赋和魅力。

《愤怒的韩》成员之一、好莱坞著名导游杰夫·利维(Jeff Levy)不敢相信他的中国年轻朋友竟然是一个彻头彻尾的骗子。事实上,鲁迪第一次接触葡萄酒圈的时候就把他带进来了。

谈起鲁迪,杰夫的语气中还带着往日回忆的甜蜜:“他真是个英俊的年轻人,对葡萄酒的渊博知识让人印象深刻。”

好莱坞著名制片人亚瑟·沙奇臣也毫不掩饰对鲁迪的崇拜,给他印象最深的就是鲁迪出色的品酒能力。他可以在18个月内欣赏和品尝3000瓶好酒。当他再喝同样的酒时,他可以盲目地品尝它的品种和年份。

这绝对是天才的能力。

图片来自网飞纪录片《酸葡萄》。

另一个痴迷于葡萄酒的富人对鲁迪在世界各地收集好酒的能力感到惊讶。

他举了一个例子。他花了25年的时间寻找一个罕见的罗曼尼康迪,但只有在他遇到鲁迪后,他才知道对方已经珍藏了几瓶他想要的酒。

后来,鲁迪慷慨地赠送自己一瓶。

图片来自网飞纪录片《酸葡萄》。

就这样,美国最富有、最有声望、最精英的人,在一个个了解了鲁迪之后,都愿意成为他的“俘虏”。他们被鲁迪的才华和魅力所折服,并把他视为酒的挚友。

图片来自网飞纪录片《酸葡萄》。

随着他们与鲁迪的接触越来越多,鲁迪还告诉他们,他出生于一个葡萄酒行业的家庭,其产品覆盖亚洲,垄断了中国某些葡萄酒的分销权。

对于这种说辞,有钱有名气的人并不怀疑他,但他们却增加了对鲁迪的信任。一个爱酒、懂酒的富二代越来越生动,无形中成为了富豪圈买酒的“风向标”。

当你完全被一个人愚弄的时候,人们总是不知道自己会做什么蠢事,这些所谓的“精英”“富豪”也不例外。

高端葡萄酒市场一夜之间天翻地覆。

图片来自网飞纪录片《酸葡萄》。

其实很容易理解。鲁迪只是用了一个简单的“招数”——他先大量购买了某种酒,然后在他所居住的各个圈子里高度赞扬。当有钱人纷纷想买却一时找不到货源时,价格自然就提高了。

就在这时,精明的鲁迪以两倍的价格卖掉了他囤积的酒,发了大财。

真相,就这么简单。

但是富人很容易被愚弄。

图片来源于Netflix纪录片《酸葡萄》图片来自网飞纪录片《酸葡萄》。

当然,如果鲁迪只用这样的招数从美国土豪那里挣钱,也没问题。即使真相暴露,也只会成为“投机”的名声。

毕竟,一瓶“豪华”葡萄酒的价格对于富人来说也包含着很多心理因素。

但问题的关键是鲁迪卖的酒根本不是真的。有钱人以为花了10万买了一瓶名酒,其实可能只是便宜的佐餐酒和白水混合的产物。

两个人分头调查。

揭开惊人的真相。

整个骗局只是偶然被揭露。

比尔·科霍是佛罗里达州著名的富二代,他住在一栋名为棕榈滩花园的豪宅里。他从小就有一把金钥匙,但他努力工作,不依赖父母,最终成为一家美国能源公司的创始人。

图片来自网飞纪录片《酸葡萄》。

然而,比尔已经大了年纪的老人,似乎总是会遇到狗血故事。他与自己的兄弟、母亲和前妻发生了冲突,并已上了法庭。

除了热衷于打官司,比尔还有一个非凡的爱好,那就是收集世界各地的名贵葡萄酒。据他自己说,他的酒窖里藏着43000瓶价值连城的葡萄酒,被他视为独一无二的财富。

图片来自网飞纪录片《酸葡萄》。

他爱酒到什么程度?喝完一瓶,空瓶瓶罐罐都不舍得扔掉,而是小心翼翼地请工匠打磨设计,最终打造了一个“酒厕”。

在这个厕所里,酒瓶建在墙上,酒标和木塞做在天花板上。在艺术氛围中,可以感受到低调的奢华。

图片来自网飞纪录片《酸葡萄》。

为了心爱的酒,比尔神父不惜花大价钱,哪怕在艺术设计上“奢侈浪费”,但最不能容忍的是被骗。

不幸的是,他真的被假酒坑得很惨。

图片来自网飞纪录片《酸葡萄》。

1988年,比尔以50万美元的价格从收藏家手中购买了四瓶葡萄酒。据说它们是起草《独立宣言》的美国第三任总统托马斯·杰斐逊的珍宝。

但当他开心地把这四瓶酒放了20年后,被朋友发现这酒是假的。

一怒之下,比尔想把卖给他酒的人告上法庭,但多年后,这个人已经消失了。这场官司,也不了了之。

图片来自网飞纪录片《酸葡萄》。

但因为有这样的机会,比尔大师干脆请来了一个由警察、酒瓶专家、软木塞专家、酒标专家、品酒师等组成的调查组。,并彻底搜查了他的酒窖,找出了漏网之鱼。

不好,很难发现——原来比尔酒窖里的400瓶酒是假的,这些酒总共花了他400多万美元...

图片来自网飞纪录片《酸葡萄》。

其实只要有心查,很多线索都是显眼的。例如,一百年前在一个瓶子上发现了现代胶水。得知真相后,比尔觉得自己像个百岁大傻瓜。而最让他震怒的,是他这几年请人专程从同一个地方买酒:

葡萄酒拍卖行Acker Merrall & Condit。

回头看,拍卖行拍到的假酒来自同一个人的“源头”,这个人就是鲁迪。

图片来自网飞纪录片《酸葡萄》。

鲁迪和葡萄酒拍卖行Acker Merrall & Condit长期以来一直保持着互惠互利的关系。鲁迪声称从自己的酒窖里拿出自己珍藏的葡萄酒,交给拍卖行拍卖,拍卖行也凭借鲁迪的名气,吸引了无数名人和富豪的青睐。

Acker Merrall & Condit曾在一次拍卖会上卖出鲁迪提供的所有价值3500万英镑的葡萄酒,创造了葡萄酒拍卖的世界纪录。

图片来自网飞纪录片《酸葡萄》。

知道利害关系后,比尔请人悄悄调查鲁迪。他想知道这个人是谁,他想做什么。

当比尔的代理人忙于调查时,另一个远在法国的人开始努力探索。

他就是勃艮第彭佐酒庄的老板劳伦特·彭佐。

图片来自网飞纪录片《酸葡萄》。

彭锁出生在一个真正的酒世家。他的曾祖父、祖父和父亲都是酒厂的老板。他们世代酿酒,只求提供最好的产品。

彭锁笑着说,他是“血管里流着酒的人”。他珍惜自己的名誉和产品就像珍惜自己的生命一样,所以他永远不会允许伪造。

只是在过去的几年里,彭硕在Acker Merrall & Condit上多次遇到打着“彭硕”旗号的假酒,他怒不可遏。这就是本文开头彭硕在拍卖现场大吵大闹的戏剧性一幕。

后来问了原因后,彭硕也知道,鲁迪才是这一切怀疑的源头。

图片来自网飞纪录片《酸葡萄》。

在比尔神父的美国调查小组和法国人劳伦特·彭佐单独进行的调查中,他们发现了一个高度重合的事实,令人震惊——

首先,鲁迪16岁去美国留学,但他的留学签证早已过期。美国司法部向他发出了驱逐程序文件,现在他在美国处于非法拘禁状态。

图片来自网飞纪录片《酸葡萄》。

其次,鲁迪根本不是富二代。他的美国运通账户负债高达1600万美元,长期处于“拆东墙补西墙”的状态。他的豪车豪宅,所有那些让他看起来像富二代的东西,都是泡沫堆砌出来的假象。

图片来自网飞纪录片《酸葡萄》。

最重要的是,当彭索村的主人和鲁迪约好时间,试图找出他的酒的来源时,鲁迪环顾四周,最后只给出了一个“印尼富翁”的名字——帕克·亨德拉,以及对方的两个电话号码。

图片来自网飞纪录片《酸葡萄》。

据鲁迪说,他所有的酒都是从这个“帕克·亨德拉”那里买的,这个人很有钱,很爱酒。如果有假酒,他也是受害者。

但是当彭佐试图联系“帕克·亨德拉”时,他发现一个号码是传真机,另一个没有被接听。

图片来自网飞纪录片《酸葡萄》。

当比尔神父的调查组得知彭索要两个电话号码时,他们也介入了调查。经过专业调查组的搜寻,我们终于找到了这两个号码的来源——一个是印尼Lion Air空,另一个是印尼雅加达的一家店铺。

巧合的是,帮助鲁迪申请赴美留学签证的“公司”恰恰就是这家小店。

图片来自网飞纪录片《酸葡萄》。

此时,他们离真相越来越近。

两人立即出发前往印尼的这家小店,四处打听“帕克·亨德拉”。然而,他们被告知,“帕克·亨德拉”是印度尼西亚最常见的名字,类似于中国大街小巷随处可见的“小明”。

当他们问当地人是否听说过一个世代从事酒业的印尼华人家庭,在美国有一个年轻的主人时,大家都摇摇头,一脸茫然。

图片来自网飞纪录片《酸葡萄》。

此时此刻,参与调查的人本能地觉得这是一个精心设计的局。关于鲁迪·库尼亚万的一切都是假的。他到底是谁?他的假酒是哪里来的?涉及多少钱?

这不仅是一个道德问题,也涉及到法律。

图片来自网飞纪录片《酸葡萄》。

一个有家庭背景的天才罪犯。

在比尔的团队和彭索的主人发现了很多问题后的几个星期,有一天晚上,一个邻居敲了敲鲁迪豪宅的门,焦急地问他是否看到了一只小狗。

鲁迪茫然地摇摇头,拒绝了。

他不知道的是,这个“邻居”就是那个有望以涉嫌诈骗的名义逮捕鲁迪的警察。

图片来自网飞纪录片《酸葡萄》。

第二天早上五点,警察悄悄包围了鲁迪的家,然后宣读了逮捕令和搜查令。他们敲了敲门,砸碎了门,直到鲁迪睡眼惺忪地出现。

警察立即控制了他,进入他的住所进行搜查。他们立刻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

图片来自网飞纪录片《酸葡萄》。

鲁迪的家里堆满了空酒瓶、木塞和酒标。两三个去掉标签的瓶子泡在厨房的水槽里,一些洗好的瓶子站在水槽边,等着贴标签。

图片来源于Netflix纪录片《酸葡萄》图片来自网飞纪录片《酸葡萄》。

大宅院设置17度恒温,这是储酒的最佳温度。只有在少数人活跃的房间,才会安装电暖器取暖。

鲁迪的书房里散落着关于葡萄酒研究的笔记,具体来说,就是如何将特定顶级葡萄酒的味道与水和几种劣质葡萄酒混合。

购买软木塞、蜂蜡、送出旧标签纸的账单随处可见。在一台有些老旧的打印机里,仍然有从网上下载酒标图片并打印多份的痕迹。

图片来自网飞纪录片《酸葡萄》。

至于空酒瓶,鲁迪从一些餐馆和酒店回收。众所周知,他喜欢收集酒瓶,主要是为了清洗和重新包装。

参与行动的警察回忆说,他们挥之不去的恐惧中有一丝喜悦:“我在想如何掌握他诈骗的证据...我一进门,就有了!”

图片来自网飞纪录片《酸葡萄》。

铁证如山,这一次,鲁迪逃不掉了。

鲁迪被当地法院起诉。在审判期间,他几乎没有为自己辩护的余地。

在进一步的调查中,鲁迪的真实身份开始浮出水面——他原名叫·王,是一名移民到印尼的中国人。在上个世纪席卷印尼的排华浪潮中,为了保护自己,他改了原来的名字,用了印尼名字。

图片来自网飞纪录片《酸葡萄》。

他的印尼名字其实来自印尼著名羽毛球运动员鲁迪·库尼亚万。

图片来自网飞纪录片《酸葡萄》。

更令人惊讶的是,鲁迪的家人实际上与印度尼西亚两起令人震惊的银行抢劫案有关。

据调查,鲁迪母亲的两个兄弟,其中一个从印尼发展银行偷了5.65亿元,至今下落不明。有人说他在中国潜逃了。

图片来自网飞纪录片《酸葡萄》。

鲁迪的另一个叔叔曾经开了一家名为圣淘沙希望的银行。从里面偷了6.7亿后,他若无其事地逃到了澳大利亚,然后就消失了。

图片来自网飞纪录片《酸葡萄》。

在犯罪界,鲁迪的两个叔叔可谓“人才济济”。

鲁迪本人并不逊色于他们。

研究制假过程的专家在查阅了所有收集到的证据后不得不惊叹——如果鲁迪自己完成了准备原料、研制酒、包装、封瓶等一系列工作,那他简直就是天才。

很难想象他一个人是生产者,一个科学家,一个葡萄酒专家,只为让自己的假酒达到真品的效果。同时,他还要在名人圈中谈笑风生,获得信任,引导全国最精英的人一步步落入自己的圈套...

图片来自网飞纪录片《酸葡萄》。

他几乎是一个完美的罪犯。

至于他最初赴美留学的目的,是否有同伙,是否与叔叔们偷的钱有关,我们不得而知。这背后密不可分的联系可能超出了普通人的想象。

我们能看到的是,鲁迪因制假酒和诈骗被判10年有期徒刑,被骗的2840万被勒令全部返还给受害者。

图片来自网飞纪录片《酸葡萄》。

他还创造了一项新记录,成为美国历史上第一个被判销售假酒罪的人。

鲁迪的故事已经结束,但关于假酒的故事还在富人的专属酒圈里继续。

虽然很多拍卖行主动回收了自己出售的假酒,并退还了拍卖款,警方从鲁迪家中查获的假酒也全部销毁,但据推断,部分收藏者手中至少有1万瓶假酒,目前仍在市场上流通,很可能会销往亚洲。

图片来自网飞纪录片《酸葡萄》。

很多人不愿意承认自己在家里买的名贵酒是假的,甚至希望是真的,因为这些极其名贵独特的酒在名流富豪圈里总会有相当的升值空。

正如纪录片结尾的那句话所说:“在这个圈子里,你要么是信徒,要么是叛徒。”

图片来自网飞纪录片《酸葡萄》。

鲁迪的婚外情解决后,他以前的“愤怒的汉”朋友们还在极力为自己辩护。他们说得最多的是,“我不相信鲁迪会做这种事。他卖的很多酒都是真的,但你就是不明白。”

图片来自网飞纪录片《酸葡萄》。

就像《皇帝的新装》,当有人看到真相时,他们选择保持沉默。这个时候,唯一敢说真话的孩子就被大家当成傻子了。

谁会想成为那个说国王裸体的人?大家相信的是真的吗?如果没有,你敢站出来说出来吗?

有时候,沉默和纵容也是人性恶的帮凶。

欢迎与朋友圈分享。

获取文本中出现的节目的广播地址。

打开微信微信官方账号对话框,回复“酒”。

作者:克里斯,90后精英边肖,港媒小硕,一个脱离高级趣味、涉猎广泛的明星羞涩者。精英是全球精英和国际学生的聚集地。每天发布国内外前沿信息。有留学新知,有美国精英故事,有街头探访,全方位为你展现真实的海外生活。欢迎大家关注精英谈话(ID: elitestalk)。

微信官方账号转载请在后台回复“转载”,并按转载要求转载。违者将被起诉。

参考文献:

网飞纪录片《酸葡萄》(2016)

酸葡萄(2016年电影)-维基百科

酸葡萄(2016) - IMDb

酸葡萄评论-品种

《酸葡萄》:电影评论|好莱坞记者

一部真实的犯罪纪录片,讲述了震撼葡萄酒世界的骗局——《纽约客》

鲁迪·库尔尼亚万电影《酸葡萄》首次播出

酸葡萄评论-高度娱乐揭露假酒丑闻-卫报

以葡萄酒为主题的纪录片《酸葡萄》上映——葡萄酒生意

彼得·赫尔曼,作家,《在维诺的口是心非中,一个杰出的酿酒师的兴衰》

英国报姐“千万外国名人被神秘中国人诈骗:我们选择原谅他”。

天才计划“一群美国富人想把中国佬从监狱里救出来,就因为他做的假酒太好喝太贵。”。

饭外|千万美金骗局:酸葡萄-知乎。

上一篇:华芸沙棘素治早泄    下一篇:华西东部医院来了!年内开工!    

Powered by 每日精品国产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

2013-2021 版权所有